平潭海域(以海坛海峡为中心)水下考古区域调查 2014-04-14

项目概述


1、多年以来,水下考古调查工作以渔民“线索”为指引,进行了广泛的调查工作,中国水下考古取得了重大进展。然而由于设备、技术、方法等的限制,资源状况不够明晰依然是制约我国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基本问题。在田野考古学中,随着区域系统调查方法的不断推广及相关分析技术的应用,调查早已超越了单纯以发现遗址为目的的阶段而成为一种重要的研究方法,水下考古作为考古学在水下的延伸,其与考古学在研究对象、研究目标、研究方法上都有相当一致性,应当开展类似尝试。


2、福建东南皆据海,东北自浙江温州界,西南至广东潮州界,“福兴漳泉四郡”及福宁湾列峙海滨,互为支援,为我国南北海上交流要冲又背靠广阔的经济腹地,自古以来在南北海运、中外交通、海防建设等方面就具有重要意义。如以福州、泉州作为福建海域之两翼,则平潭海域(以海坛海峡为核心)地处中心,实为沟通南北、襟带两翼的桥梁和纽带。从地形地貌上说,平潭海域海底地貌、海岸、码头、暗礁、岛屿种类丰富,海况复杂,且又自成一较为独立的海域单元,就水下考古调查来说具有较高的代表性。


 

研究方法


 

1、收集历史文献档案资料(如港口、贸易路线、海战、海难等)、地图资料(如舆图、海图、卫星影像、水下障碍物的测绘与文字资料等)、文物考古资料(如既有水下考古调查发掘资料、陆地发现与沉船事件相关联的资料等)、渔民访谈线索、水域地形资料(如地形、水深、暗礁分布等)、水域环境资料(如洋流、沉积、海洋生物、底质等)。


 

2、对收集资料进行初步整理,以期在两个方面发挥作用:一,对上述材料进行叠加分析,确定目标区域,作为调查工作的优先选择区域;二,让既有材料切实参与具体研究,以一区域为中心开展区域研究。


3、在既定目标区域内,开展水下考古物探工作,探索疑点目标的分类分级、水下文化遗产评估、水下探测技术等问题。


技术路线



 

项目工作


 

1、选定目标区域。2012年度,此项目拟以海坛海峡北口、南口和东庠岛周边作为目标区域开展水下考古区域系统调查工作,本年度拟在目标区域1中选择更为精确的小片海域作为2012年度调查实验区,如海坛海峡目标区域示意图所示。目标区域的划定是综合考虑多种因素的结果。在地理形势方面,TM图像显示海坛海峡作为相对封闭的海域单元,其海岛成北西向带状密集分布,而海坛岛一带则处于北西向和北东向构造影响的交汇区附近1,在区域生态、内部交流等方面已形成较为独立的区域空间,而此项目所划定目标区域扼守海坛海峡南北口,实为这一区域空间内外交流的必由之路。


 

这种选择也能得到多方面资料的支持,(1)历史文献角度。目标区域是进出海峡交通贸易路线的必有之路,也是历史上海防、海战(尤其是在明清抗击倭寇、海盗之时)事件的焦点区域,对此文献上多有记载。截止到1996年,海坛岛建有3000吨级泊位1个,500吨级泊位2个,500吨位以下小泊位10多个,其人员货物往来主要有两个通道,一是娘宫-小山东通道,二是苏澳经大练到福清海口和长乐松下2,也正处于海坛海峡南北口的位置。(2)水域地形角度。海坛海峡在其南北出口处,潮流从束状到散状,因流速骤减形成以砂或砂-粉砂-粘土为主的潮流三角洲,同时其南北出口处也是暗礁分布密集的区域,这构成了目标区域水下障碍物的主要内涵,自古以来就是海难事件的多发地区,如:嘉靖三十一年,倭寇称乱……大风漂溺兵船,杀获残贼,浮泊海坛山。(上海书店出版社编《中国地方志集成·福建府县志辑·民国平潭县志》,上海书店出版社2000年)(3)水域环境角度。海坛海峡作为较为封闭的海域单位,其内部受台风等灾害性天气影响较小,但是目标区域作为海峡南北口确是灾害频发之地,如《连江县志》记载乾隆三十八年六月二十九日(1773年8月17日)连江县沿海“风雨又大作,平地水复满,海船覆……福清、长乐、罗源及兴泉郡同日灾”。这也会给交通贸易、过往人船造成巨大威胁。整体来说,海坛海峡属于正轨半日潮(潮流性质比值0.30),平均潮差约为4米,除海峡南口外悬浮泥沙较福建其它海域少,夏秋季节的海水透明度在0.3-3.0之间,这也与工作有效开展息息相关。(4)文物考古资料角度。从考古学文化面貌看,至少从新石器时代开始福建大陆、海坛岛、澎湖列岛、台湾就发生了密切关系3,而海路是其唯一的交通方式。在历史时期一直属于交通繁忙的海域,这已被现有的各个时代的沉船线索所证实4,尤其是在明清和近现代时期,此海域除正常贸易往来外,还因海防需要设机构、派兵员、建城池、筑炮台,同时也成为战火频仍之域5,对这些资料内在联系的梳理不但有利于进一步明确海坛海峡的重要性,也是区域系统调查项目开展的内在要求。


 


 


 

图1 目标区域选择示意图


 

2、野外调查及数据分析


 

此项目拟用多波束测深系统(multi-beam sounding system)、侧扫声纳系统(side-scan sonar system)、浅地层剖面仪(sub-bottom profiling)、磁力仪(magnetometer survey)等海洋探测设备对目标区域进行系统探测。 


 

2012年度是项目开始的第一年,工作的主要内容是材料准备、组建队伍和实验调查。经协商,此项目由水下中心进行项目设计,并牵头组织了福建博物院、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等单位参加。2012年作为项目的起始之年,因工作协调、台风较往年更为多发等原因,系统探测约8平方公里,取得了一批野外调查数据,探测数据初步显示,在海坛海峡北口位置存在一些疑点信息,进一步的探测结论还需要一系列数据解译、分析得出。在各种数据比对的基础上,项目将采取进一步水下人工潜水探摸的方式予以确认。


 


 

  

图2 工作场景                                                      图3 海洋探测范围


 

项目意义


 

1、理清调查思路、推动区域研究。综合各相关资料,在某个特定的水域范围内,把水下考古调查项目当做课题操作,提高水下考古调查的主动性、系统性、区域性。


 

2、摸清资源家底、强化区域保护 。《奈良文件》、《西安宣言》的提出,文化遗产保护的区域化趋势日益显著;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水下遗产公约》的核心理念便是大力提倡“原址保护”。(研究、管理:区域化)


 


 

图4已知点位(九梁)水下遗存堆积局部


 

项目计划


 

1、利用3--5年时间,按照既定工作思路,在平潭海峡持续不断的推进该项目。


 

2、以国家文物局、国家海洋局签订框架合作协议为契机,水下中心与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等7家单位联合申请国家海洋公益课题《水下文物探测、保护技术体系及示范》,在研。


 

参考文献


 

1、福建省海岛资源综合调查委员会:《福建省海岛资源综合调查研究报告》,海洋出版社,1996年。


 

2、中国海湾志编纂委员会:《中国海湾志》(第七分册),海洋出版社,1996年。


 

3、焦天龙等《壳丘头遗址与台湾海峡早期新石器时代文化》,《福建文博》2009年2期。


 

4、参考国家博物馆水下考古第三次文物普查资料。


 

5、卢建一:《闽台海防研究》,方志出版社,2003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