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胶州湾海域水下文化遗产调查 2014-05-01

      根据国家文物局《关于青岛市2012年度水下文物重点调查项目的批复》(文保函 [2012]867号)的精神和要求,2012年9月12日至9月29日,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与国家水下文化遗产保护青岛基地联合组织开展了2012年度青岛沿海水下文化遗产调查工作,胶州湾海域的水下考古调查即是其中的重要组成部分,其区域视角调查方法的尝试,也是此次调查工作的重点。
 


 

      此次调查工作主要采取了普查和重点调查相结合的方式,并尝试以区域视角开展水下文化遗产调查工作。调查主要采用物理探测扫描(如采用多波束声纳、侧扫声纳、浅地层剖面仪、磁力仪等海洋物探设备)与潜水探摸相结合的方法进行。在分析青岛海域“一战”时期的已有调查资料、文献资料、水文环境资料的基础上,筛选出了水下遗存可能相对丰富集中的胶州湾湾口海域作为重点目标区域开展系统探测调查。胶州湾古称少海(齐景公与晏子游于少海),又称幼海、小海,清代及以后则称胶湾、胶州澳、胶澳(1898年《中德胶澳租借条约》),近代叫胶州湾。此片海域在历史上颇具重要性,《胶澳志》载 “上可蔽登莱,下可控江浙,盖形胜必争之地”、“西国兵船测量中国海岸,无处不达。每艳称胶州湾为屯船第一善埠”,英国哈?麦金德称之为“历史的地理枢纽”。显然,无论从军事还是经济角度考虑,其地理位置都非常重要,这也使胶州湾青岛港兼有军港与商港的性质。


 

      在此次调查中,根据现有的条件和工作环境,设计选择合适的技术路线与方法,共物理探测面积近24平方公里,发现遗存线索3处,编号为胶州湾1、2、3号。三处遗存位置相对较近,所处海底环境情况基本一致。现介绍如下:


 

探测位置、范围及遗存分布示意图


 

      1号遗存:长约73米,宽(高)12米,水深39米,方向142度,海床为泥砂。通过多波束声呐和旁侧声呐图像判断,此遗存极有可能为沉船,船体向船舷右侧倾斜,甲板部分保存较为完好。由浅地层剖面图像判断,船体后半段疑似被泥沙掩埋。


 

1号遗存多波束、旁侧声纳、浅地层图像


 

      2号遗存:长约60米,宽约8米,水深37米,方向107度。


 


 

2号遗存旁侧声纳、浅地层图像

      3号遗存:长约60米,宽约10米,水深61米,方向153度。

3号遗存旁侧声纳、浅地层图像


 

      分析解读胶州湾海域3处水下遗存的物理探测数据和图像信息,其为沉船的可能性极大。3处遗存,形体较大,尤其是1号、2号遗存对物理探测仪器—磁力仪反应敏感且明显,应含有大量的铁质金属,极有可能为铁船。综合船体形态及文献资料等各方面信息,初步推测极有可能为近代沉没的军舰。


 

      众所周知,近代以来青岛是众多重大历史事件的发生地,在中国近现代史中具有重要地位,其中还保存了大量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如尤其是沿海、沿岸及水下的军事文化遗产,这是水下文化遗产的重要组成部分。1914年日德之战在胶澳爆发,胶州湾海域的海战是此次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青岛海港史》引自海关报告的记载,日本巡洋舰“高千惠”号、驱逐舰“白妙”号被击沉;奥地利巡洋舰“凯撒?爱利?伊丽莎白”号,德国巡洋舰“克罗毛浪”号、炮舰“伊尔奇斯”号、“尔伦利克马斯”号、“丢轮打特”号、“米卡尔及不逊”号、“亚格尔”号及水雷敷设船等三十多艘军用舰船自沉以防止军备资敌和阻塞航道。日德战争以日本胜利而结束,但战争对胶州湾青岛港的破坏非常严重,据《青岛游记》(日文版1915年4月出版)载,1915年3月15日,战后到青岛港的第一艘海轮“若宫丸”尚不能贸然入港,只能在胶州湾外夜泊;同月,日军第一号敷设艇在胶州湾外被水雷炸毁。直到1915年7月,青岛港才能对所有吨级的轮船开放。此次胶州湾水下考古调查的最新进展或可为此历史背景的重要注脚。尤其是1号遗存,其发现位置、尺寸及海底保存状态等信息与奥地利巡洋舰“伊丽莎白皇后”号的相关记载信息均较为相符。


 

      “伊丽莎白皇后号”是一艘鱼雷装甲巡洋舰(torpedo ram cruiser),全名叫“凯瑟林?伊丽莎白皇后号”(Kaiser Elisabeth),于1890年9月25日在普拉下水。该舰的基本数据如下:排水量4030吨,燃煤锅炉装置,航速20节,舰上官兵424名,装背8门150毫米舰炮、2门70毫米副炮、14门50毫米速射炮及1门47毫米礼炮等。该舰为当时一艘十分先进的军舰。但其更多的角色是训练海军,为培养奥地利海军和保护奥地利在世界各国的商业利益及从事外事活动。它曾在中国、埃及、印度和中东各国港口留下过它的身影并多次到达远东。1892年,奥国皇太子弗朗茨?斐迪南(Franz Ferdinand,1863-1914)乘该舰到日本作友好访问,1900年中国爆发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攻打北京时,该船也加入进西方列强的东征行列中,伙同奥地利巡洋舰“玛利亚?特雷莎女皇号”、炮舰“阿斯佩恩号”和“赞塔号”参加过对天津大沽口炮台的战斗。战争结束后,该舰驻守天津。期间“伊丽莎白皇后号”上的军官阿瑟?冯?雅诺克少校还曾将中国的围棋带回国内,并在普拉海军基地的海军俱乐部里成立了全欧洲第一家围棋爱好者协会。


 

      由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在远东爆发,日本分别向德国和奥地利宣战,“伊丽莎白皇后号”留下协助德国驻军巩固青岛的海上防务。据青岛海港志及青岛档案信息网描述,1914年11月1日,当最后一枚炮弹从“伊丽莎白皇后”号上发射出去之后,该舰的炮声沉寂了。11月2日凌晨3时,为了防止军备资敌,阻塞青岛港口的主航道,“伊丽莎白皇后”号巡洋舰打开海底阀门,自沉于团岛和黄岛之间的主航道水域(即团岛灯塔西南4.5链处海底),其沉船的精确坐标为北纬36度00分,东经120度15分。但备注中表示由于该坐标为外方提供,故经近百年的变迁,水下的地貌和水流的冲刷作用,沉船可能会出现相当大的移位.该坐标可能存在误差。日本对德开战的主要目标是占有青岛港,因此日军占领青岛后,陆续打捞起沉没在胶州湾内的德国舰船和浮船坞以及德国布设在胶州湾内外海域水雷等,但未见关于打捞“伊丽莎白皇后”号的记载。
 


 

      总之,胶州湾海域沉船遗存的发现不仅丰富了青岛近代史研究的资料,也丰富了水下考古沉船遗存的类型,具有鲜明地方特色。军舰这一沉船遗存作为近代军事文化遗产,国际影响力较大和关注度较高。对其开展进一步工作,既可以为全国其它地区此类水下遗存研究工作的开展提供参考,也能提高我国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国际影响力和关注度。此外,此次调查还尝试借鉴区域系统调查的某些做法,这对提高水下考古调查的主动性、科学性、研究性也积累了一定经验,更好地推动今后水下文化遗产工作的开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