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澳I号”沉船水下考古 2014-05-01

1 “南澳I号”明代沉船大致位置


 

       “南澳I号”沉船为一条明万历年间的古船,位于广东省汕头市南澳县东南海域。2007年当地渔民网捞作业时发现,后经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等调查确认为一处明代沉船遗址。2010 --2012年夏,连续开展了三次大规模的水下考古抢救性发掘工作,成果丰盛,并获评2010年全国考古十大发现。南澳Ⅰ号沉船水下考古的成功实施,为在较大深度安全开展水下考古工作积累了诸多宝贵的经验。


 

2 部分出水瓷器统计


 

一、工作过程

       “南澳I号”沉船为一条明朝万历年间的木质古船,遗址位于广东省汕头市南澳县东南三点金海域,水深约27米。2007年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通过渔民网捞线索发现沉船位置,抢救性考古发掘工作开始于2010年,历经2011、2012年,分三个年度项目实施,完成阶段性工作目标。


 

       “南澳I号”沉船考古发掘项目由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广东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广东省博物馆承担,邀请全国的水下考古与文物保护专业人员,共同组建“南澳I号”考古队承担发掘任务。考古工作历时三年,每年约三个月,摸清沉船遗址的分布情况与船体结构,抢救出水文物近2.7万多件。工作期间,还开展了多项有关凝结物、铁质文物、木质文物的科技考古研究,采集大量遗物、泥样、水质等标本,并对遗址进行了声纳扫测,掌握遗址及周边的海洋地质环境。最后在考古结束时,借助钢结构的探方框加焊钢管,形成保护框罩,实施对沉船主体的临时性保护措施,解除水下船体被人为破坏的风险。


 

二、工作方法

      水下发掘工作借鉴田野探方经验,首次实施大型的钢质水下探方框(32×12米),在岸上成型后整体吊装,解决了考古目标与沉船保护目标的两个难题,框架基脚按“吸力锚”原理设计,到位后不会继续下沉。工作中借助探方框,进行多功能拓展,安装水下抽泥、水下灯阵、测量参考、标识牌等配套设施,在抽沙清理、水下测绘、水下录像、水下定位、水下安全等方面发挥了明显的效果。在潜水作业方面,考虑到27米水深,统一采取高氧双瓶的潜水模式,用负压式抽沙设备去除淤沙层,对揭露的遗迹、遗物进行测绘、摄像等考古记录,最后提取遗物出水,清空的舱体用支撑架进行加固。出水文物保护方面,先进行文物表面清洗,再按不同质地进行临时性保护处理。其中陶瓷器等文物用乙烯泡沫进行包装、入库;木、彩绘、锡等文物进行泡水存放;易变质的有机质文物泡水后使用冰柜低温存放;有代表性的文物挑选出来作为标本,统一存放在标本室。所有库房均有采取加锁或视频监控的安全措施。


 

      发掘在创新水下考古技术领域收获颇丰,一是使用RTK技术,于近岸处设置基站,为水下动态环境各测量点提供时时精准坐标,相对于GPS、DGPS定位技术更加精准。首先可确保探方框安全放置到位,将沉船完全框住。此外,通过实测与参数修正,可以获取水下遗迹的各个坐标,相对于以往遗址笼统的点坐标而言,更加准确与丰富,为复原遗迹空间关系以及构建GIS管理系统提供了最关键的要素。二是首次使用简易潜水钟,钟内配备三方通话面罩OTS系统、备用潜水装具、照明灯等设备,加强了水下队员之间、水下与水面人员之间的无障碍工作联系,大幅度提高了水下工作效率与工作安全,这适合在30米左右水深从事考古发掘时广为推行的一项措施。三是加强对各方资料领域的收集,涉及出水文物保护、海洋生物、海洋环境等多学科领域。


 

3 水下绘图


 

三、遗迹

      沉船遗址地处沙质海床面,位置相对低洼,沉船主体埋于沙下,遗址表面散落有瓷器,并出露有大小不等的凝结块。


 

      沉船呈南北走向,艏北艉南,船体由西向东倾斜。南北残长2485厘米,保存25道隔舱板,其编号往北从N1—N18,往南从S1—S6。船体最宽处位于中部N5舱处,宽750厘米。艏尖舱残,存其下的底舱板,艉即S6隔舱板为尾封板,呈倾斜状保存有二层板。船舱数量包括残破的艏尖舱,共计25个舱。平均舱宽度为80—100厘米。船底板共有二层,总厚10厘米,每层厚5厘米。


 

      船舱以N11舱为例,舱宽92厘米,深900厘米,阔4490厘米。抱梁肋骨紧贴南侧舱壁底部,弧形。舱中载满各式陶罐,个别罐中装有疑似土茯苓的食物。舱底部铺有一层薄板,垫平船舱,以便于载货。垫板宽度从18—42厘米不等,多板平铺。垫板之下还放置有长木棍,两侧舱壁各置一根,直径5厘米,仍起加高、垫平作用。在船底平铺垫板的做法通用于其它船舱。


 

      S6舱为尾舱,板向南倾斜,即尾封板,而其它隔舱板要么竖直,要么微向北斜。此舱中部有二条平行但与隔板垂直的方木,向北延伸,与S5隔舱板相接,起加固船体的作用。两方木间距1米,尺寸8—9厘米。

      

      隔舱板一般厚度为10厘米,每道隔舱板由上下几层板拼接而成,每层之间由二到三块板相接,多以直角同口的方式拼接,板用方形铁钉上下左右加固。每层板高30厘米,厚10厘米,长度一般超过2米。S6尾封板有提取两块板上来,其接口斜削,即斜角同口的拼接方式,从钉孔痕上看,每道隔板用钉子从两面往下向中心斜插,从上层板打到下层板的中部,每枚铁钉的孔心距约15—25厘米不等。

      

      为方便装载,舱中常加有木板、木棍。插在船货与隔舱板之间,或船货之间。此类薄木板不同于舱底垫板,起四周间隔货物的作用,为载货时临时按需增添。


 

四、遗物

      出水遗物有瓷器、陶器、金属器、木器、石器及其他质地文物。还有不计在里面的2万多件小串饰、铜钱等遗物,此外还出水了较多的无机物和有机物标本,包括荔枝、龙眼、橄榄等果核,柿饼、植物根茎、水银等遗物。

      

      瓷器为本船的主要装载货物,各舱均有出水。值得注意的是在尾舱出有少量厨房用具类(非商品)的各式陶罐、石杵等遗物,舱中部出有人物故事雕花漆木片、铜锁、铅陀、锡盒、骰子、围棋、木梳、木家具构件等反应船员生活的遗物,亦出有铁炮、铜炮、铁铳等船载防卫武器。作为主要商品的瓷器来自两个窑系,福建漳州窑系和江西景德镇窑系,主要为青花,部分为五彩产品,也有小部分青釉、白釉、青白釉产品。以带“沙足”的漳州窑系各类青花大盘最有名。


 

      典型器物有青花花卉纹大盘、青花仕女纹盘、青花立凤纹盘、青花麒麟纹盘、青花云龙纹碗、青花花卉纹盖碗、青花花卉纹瓶、青花花鸟纹杯、青花菊花纹碟、青花花卉纹小罐、五彩纹粉盒、酱釉堆塑龙纹罐、酱釉堆塑凤纹瓮、酱釉陶壶、铜板、铜线圈、铁锅等遗物。


 

      为监测探方框的水下情况,工作结束后,考古队还运用SeaBat 7125多波束与浅地层声纳对遗址及周边海域进行了扫测,证实探方框在水下三个月内未发生任何变化。以后还会不定期的对遗址进行水下监测,依靠当地边防派出所的看护,做好水下遗址的保护工作。

      

      整个“南澳I号”沉船考古发掘工作方案合理、措施到位,不仅保护下来大量珍贵文物,还积累了较深水域安全工作的丰富经验,并在创新水下考古方法、技术手段等方面取得了丰硕成果,有利于我国水下考古事业的蓬勃发展。南澳沉船的相关资料还在整理之中,围绕沉船的多视角研究正方兴未艾。


 

4 遗址原始堆积状况


 

5 左上:青花云龙纹碗;右上:青花立凤纹盘;左下:青花缠枝花纹瓶;右下:青花折枝花纹粉盒


 

6 左上:铜线圈;右上:柿饼;左下:铜炮凝结块;右下:描金漆木板“携琴访友”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