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省“丹东一号”沉舰(致远舰)水下考古调查取得圆满成果 2016-12-30

      12月29日,“丹东一号”沉舰水下考古调查项目成果汇报会在京召开。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辽宁省文化厅、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辽宁丹东港集团负责同志,以及相关专家学者参加此次会议。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宋新潮出席会议并做重要讲话。


 

会议现场


 

      会议首先听取了该项目工作情况汇报。“丹东一号”沉舰遗址地处辽宁省丹东市东港海域。2013年11月,为配合丹东港建设项目,经国家文物局批准,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会同辽宁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启动“丹东一号”水下考古调查项目。在历时三年的工作中,考古人员开展了档案研究、物探搜寻、沉舰定位、探摸试掘、回填及初步保护措施等工作,确认“丹东一号”沉舰基本情况。该舰残长约61米,最宽处11.5米,舰体保存的高度约2.5米,发现残损的水密舱室、锅炉舱、穹甲板等结构。考古工作提取文物200余件,包括船体构件、船员生活用品及武器配件等。其中,带“致远”刻铭餐盘、铜加特林机枪以及刻有致远舰大副陈金揆名号(Chin Kin Kuai)的单筒望远镜等尤为珍贵。经考古、军事、舰船专家研究认定,该舰为中日甲午海战沉舰——北洋水师致远舰。


 

队员工作照


 

      宋新潮充分肯定了致远舰水下考古调查取得的重要进展。他指出,此次水下考古调查为近海沉船的考古调查和探寻港口建设中的文物保护工作提供了经验,是社会力量参与文物保护的成功范例。他要求,下一步应尽快完成出水文物保护和考古报告的整理编写工作;长期持续开展致远舰和相关海域水下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科学稳妥地研究制定保护方案;充分发掘展示出水文物的重要价值,发挥其在爱国主义教育和科学普及方面的作用;地方政府和文物部门要做好致远舰遗址文物保护工作,加强巡查管理,及时公布文物保护单位和水下文物保护区,确保相关文物安全。


      经过三年的调查工作共发现(提取)文物计200余件,多为船体构件、船员生活用品及武器配件。重要的出水文物有:


 

“致远”篆书白瓷餐盘


      “‘致远’餐盘”  型制为宽平沿,浅弧腹、盘心平、圈足。盘心有篆书“致远”二字,外圈为字母,上半圈为“CHIH YüAN”(致远威妥玛拼音),下半圈为英文“THE IMPERIAL CHINESE NAVY”,组合成一个圆形徽标。盘口沿处一圈锦纹,纹饰原有描金,因海水浸蚀仅留下纹饰印痕。口径20.5、底径11.5、高1.5厘米。


 

“致远”篆书白瓷餐盘


 

铜加特林机枪


      保存较完好,并附带可旋转托架,准星安于枪套口部一侧,前端有圆形排列的10根枪管。全长116、外径18厘米。铭牌尚存,铸有武器名称(GATLING GUN)、公司名称(SIR W.G ARMSTRONG MITCHELL & Co. LIMITED)、口径(0.45)、型号(1886)、产地(NEW CASTLE ON TYNE)等信息。本次调查工作还发现了加特林机枪所配用的子弹34枚,弹长7.8厘米,弹体铜质,前端装配有铅质弹头。


 

在恒温箱保护的加特林机关炮(除锈处理后)


 

加特林机关炮铭牌(除锈处理后)


 

吕义泰白铜寿纹水烟袋


      “吕义泰白铜寿纹水烟袋”  缺水斗、吸管。外筒上下口沿云雷纹,中腹团寿纹。烟仓内盖上刻有“汉镇  吕义泰 刘盛”字样。“吕义泰”为清末“汉口镇”专制铜水烟壶的商家,本壶刻字“汉镇”缺省 “口”字,“刘盛”应为制作匠名。宽8.8,残高8.8 ,单筒径4.1厘米。


 

水烟壶烟仓内盖刻字


 

吕义泰白铜寿纹水烟袋


 

‘陈金揆’单筒望远镜 


      保存基本完好,仅中部被挤压破碎,包括三个目镜片、一个物镜片。全长50厘米,物镜7厘米。物镜上刻有英文花体字,初步辩识为 “Chin Kin Kuai”, 为致远舰大副陈金揆的英文名字。陈金揆是致远舰上官职仅次于舰长邓世昌的重要人物(参见《清末海军史料》甲午海战海军阵亡死难将士姓名录》)。陈金揆曾为留美幼童,就读过麻省新罕布什尔州菲利普艾克瑟特中学。(参见《大清留美幼童记》)


 

物镜筒上的刻字(Chin Kin Kuai 为陈金揆英文拼写)


 

致远舰大副陈金揆(Chin Kin Kuai)所用单筒望远镜


 

57毫米哈乞开司炮肩托


      57毫米哈乞开司炮肩托,铜质,长95厘米,保存完好,系57毫米哈乞开司炮所用。按档案记载,当时致远舰上共安装了八门57毫米口径有哈乞开司速射炮,水下考古调查中发现十多枚57毫米哈乞开司炮的炮弹壳。


 

57毫米哈乞开司炮的肩托


 


 


 

文章转自:国家文物局网站